苏州是丝绸之府和纺织之乡 也是牛郎织女故事的

更新时间:2021-02-23 06:04 作者:银河总站

  苏州是中国著名的丝绸之府和纺织之乡。在悠久的历史长河中,无数默默无闻的织女(织娘)用灵巧的双手缫丝织绸(丝织)、纺纱织布(棉织),织出了水乡辉煌的农耕文明。她们是姑苏水乡的妇女代表,也是吴地手工业发达的历史见证。

  导读:苏州是中国著名的丝绸之府和纺织之乡。在悠久的历史长河中,无数默默无闻的织女(织娘)用灵巧的双手缫丝织绸(丝织)、纺纱织布(棉织),织出了水乡辉煌的农耕文明。她们是姑苏水乡的妇女代表,也是吴地手工业发达的历史见证。

  俗话说得好:“男耕女织,安居乐业”。男耕女织是农耕文化的重要内容。早在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《诗经》中,就有妇女从事纺织的记载。《诗经小雅斯干》:“乃生女子,载寝之地,载衣之裼,载弄之瓦。”这里的“瓦”,不是铺在屋顶的建筑材料,而是纺织用的纺锤。它是捻纱的原始工具,多系陶制,也有石制。后人以生女为“弄瓦”,俗称“弄瓦之喜”,希冀女孩长大后能在家中胜任“女红”之活。

  苏州是中国著名的丝绸之府和纺织之乡。在悠久的历史长河中,无数默默无闻的织女(织娘)用灵巧的双手缫丝织绸(丝织)、纺纱织布(棉织),织出了水乡辉煌的农耕文明。她们是姑苏水乡的妇女代表,也是吴地手工业发达的历史见证。位于苏州工业园区唯亭镇陵南村,有一座草鞋山,系新石器时代遗址,至今已有6000余年历史,已列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初,遗址内发掘出不少珍贵的出土文物。其中,就有葛织物等炭化纺织品残片。

  封建社会的农村,许多蚕娘也身兼织娘(织女)。其生产方式,多为家庭式的手工操作。由汉及唐,丝织手工业由亦耕亦农的农家分化出来,进入城市专门织造。北宋以来,苏州渐为全国丝绸生产和贸易中心之一。同时,引进棉花种植,又开始了棉纺织业。明代,苏州丝织业和棉织业生产已经普及。明嘉靖《吴邑志》记载:“而东城为盛,比屋皆工织作。”朱国祯辑《皇明大事记》:“苏民素无积聚,多以丝织为主。东北半城,大约机户所居。”

  织绸前,先得煮茧缫丝。这是丝织的重要一环,也是广大织娘大显身手的舞台。吴地俗语云:“小满动三车”。“三车”指丝车(缫丝)、油车(榨油)、田车(车水),都是当时农耕文化的重要标志。清代顾禄《清嘉录》卷四记载:“小满乍来,蚕妇煮茧,治车缫丝,昼夜操作。”缫丝,就是把组成蚕茧的丝抽出来绕上架。缫丝前,先用稀盐卤或日晒等方法,将新蚕茧先行杀蛹,以免蚕蛾破茧而出。《齐民要术》:“用盐杀茧,易缫而丝韧;日曝死者,虽白而薄脆。”手工缫丝,其操作十分劳累。清代许锷《石湖棹歌》,记述织娘连夜操劳之苦:“缫丝彻夜不停车,头绪盈筐乱似麻。红日一竿人未起,凉棚开遍紫藤花。”

  古代最原始的缫丝方法,是将蚕茧浸在热水盆中,以手抽丝卷于丝筐。其工具原始简陋,只有一盆一筐。据史书记载,周代已有较简单的制丝工具。战国时有手摇式缫车。到了汉代,产生了类似脚踏式的简陋缫车。晋代杨泉《蚕赋》云:“皇后亲缫三盆下及兆民,咸趋蚕事。”这段文字说明:当时上至皇后,下至普通村妇都从事织娘工作。唐宋时期,民间手工缫丝普遍由手摇式发展成脚踏式,从而推动了缫丝业的科技进步。唐诗中有“每和烟雨掉缫车”的记载。宋诗中也有“呕轧缫车杂橹声”的记录。“杂橹”声一词,证明了缫丝业的水乡地域特征。

  织娘所用的缫车,一般为竹木制成的脚踏缫丝车。其构造通常分为三大部分:煮茧缫丝用的缫台、绕丝用的圆框轴头以及转动机构。配合缫丝车,还有其它一些配套工具。主要有:(一)土灶:灶膛内烧柴火,烟囱通向室外。另有可移动的行灶。它用稻草拌和黄泥成瓣状,然后一圈圈盘叠而上,形成开口的缸式行灶。(二)铁锅:用来盛水,有大小不等的型号。(三)转轴:又称为丝轴,其支撑为一个木架,两端的轴嵌在木架上方的凹槽内。脚踩起动板,丝轴就会转动。(四)出丝机:利用现成的铜钱(外圈内方),将若干股细丝从铜钱孔中穿出,再将丝头引到丝轴上。(五)绕丝架:蚕丝穿过出丝孔,在丝轴上绕上一圈后,再引至安置在上方的绕丝架上。

  缫丝前,每户织娘都在室内安放好缫丝车。如安放在屋檐下,则搭起遮阳防雨临时芦席棚。缫丝时,织女坐在缫车前,两手不停地整理蚕丝和添加蚕茧,脚下踩动起动板,使丝轴不停转动。唐代(一说在晋代),已出现宋人所绘《耕织图》上的花楼提花织机,称为“花机”。织造时,由两名织娘配合操作。称为“挽匠”的织娘坐于机架上的花楼,按口诀牵拉花本而提起经丝。另一名称为“织匠”的织娘,则随之“投梭”和“打纬”。这种织机可以织出绘有大型图案花样的绸匹。

  南宋范成大号石湖居士,曾在苏州郊外石湖旁居住多年。他十分关心民生疾苦,写有一首《缫丝行》。诗云:“妇姑相呼有忙事,舍前煮茧门前香。缫车嘈嘈似风雨,茧厚丝长无断续。”诗歌形象地描绘了一幅织娘缫丝图。明代宋应星的《天工开物》中,配有珍贵的《治丝图》。图中为夫妻二人合作缫丝。妻子脚踩缫车,双手进行缫丝操作。丈夫担任下手,负责准备蚕茧、添加蚕茧入锅煮以及加水等辅助工作。一个熟练的男子可同时为两台缫车服务。如此,可谓“一夫两妇”制了。苏州各乡所产土丝,集中在太湖沿岸的香山、光福、西华(镇湖)、木渎、横泾、越溪以及洞庭东山西山等处。这些沿湖所产的“吴丝”(土丝),质地坚韧,光滑而富有弹性,被称为“香山丝”,受到海内外商家的青睐。直至十八世纪,江南丝织一直处于世界领先地位。明崇祯《吴县志》记载:“苏州有绫机、绢机、罗机、纱机、绸机”等不同织机,可生产绫、罗、绸、缎等14大类丝织产品。

  棉纺织业在丝织业之后产生。宋代,棉花从国外传入我国中原,后传入江南太湖流域。旧时用棉花纺纱为家庭手工操作。纺纱的主要器具叫纺车。最早的纺车相当原始简陋,为手摇式,后改为脚踏式。脚式纺车的底座上,一端安有转轮,转轮中间连接一根踏杆。转轮上安有纺锭。一轮可同时转动一至三枚纺锭,从而提高劳动效率。元代王祯《农书》中,已有木构棉纺车的记载,并配有插图。纺纱为细活,最适合妇女操作。将棉纱织成布,称为棉织业。据清康熙《长洲县志》记载:早在清初,苏州郡城已有以织布为恒业者。

  从古至今,在默默操劳的广大织女中,有一些值得一提的“名人”。其中,既有传说的人物,又有现实中的人物。耳熟能详的西施,人们津津乐道的是她跻身于“四大美女”的倩史。其实,她原本是一位勤劳善良的农家织女,出生于浙江诸暨浣纱村,被称为“浣纱女”。浣,洗也。所纺之纱放在水中漂洗。浣纱村的女子从小就会养蚕织纱,西施也不例外,是一名美丽的“织女”。春秋时期吴越交战,越王勾践兵败后,为了复仇大计,从民间觅取佳人西施,将她作为政治筹码献于吴王夫差。如此,西施才被迫改变“职业”,早早结束了“织女”生涯。

  苏州城内有一条老巷,名嘉余坊。巷内住着不少心灵手巧的织女。其中有一位姓孙的织女,更因技能巧夺天工而更改了巷名。明王鏊《姑苏志》记载:嘉余坊,俗称“孙织纱巷”。相传,巷内有织纱能手孙姓女子居此。她以擅长织各类纱织品而闻名。当时,苏州以产纱盛名。凡绢之轻细者,古作“纱”。《吴邑志》:“纱有数等,暗花为贵。其纹疏者,曰天净纱。”孙氏织女以善织各类纱织品而闻名。市民前来,既买到了称心的纱料,又看到了美丽的织女,当然引以为快。于是,口口相传,嘉余坊也改名为“孙织纱巷”。以一个普通织女的姓氏和她所从事的行当更改巷名,也可从中看出其声名远播的魅力。

  “牛郎织女”,是我国家喻户晓的四大民间传奇之一。如今已有文字记载和实物资料证明:牛郎织女故事的起源地,就在苏州的太仓。在太仓城厢镇南面,有一个叫“黎明村”的地方。以前,这里叫“黄姑塘村”。村中有一座古桥,桥面石板侧面隐约可见“黄姑塘桥”等字样。桥东面原来有一座厂房,其址即原织女庙旧址。织女庙始建于宋代,最初名“牛郎织女庙”。因为“黄姑”是牛郎(牵牛星)的别称,所以这座庙俗称“黄姑庙”。所在的村庄也跟着姓“黄姑”了。庙内供奉牛郎和织女塑像,受人们香火祭祀。后来,在庙宇东面十多里外的嘉定娄塘,另建了一座牛郎庙,把原来庙里的牛郎像也迁至新庙。因为原来的黄姑庙内只剩下织女像,故改称织女庙。两座庙之间隔着一条刘家港,成为现实生活中分隔牛郎织女的“人间天河”。

  南宋龚明之《中吴纪闻》和范成大的《吴郡志》中,都有“牛郎织女降生黄姑(村)”的明确记载。清姚承绪的《吴趋访古录》内《卷八黄姑村》记载:“去张泾东南三里,相传牵牛织女降此。织女以金篦画水,牵牛不得渡。”《黄姑村》记载:“盈盈一水黄姑渡,十八湾头放舟去。相传于此降双星,手画金篦阻归路。”《织女庙》云:“在黄姑村,即牛女下降处,宋咸淳年建,旧列二像土人遂撤去牵牛,独伺织女。”在传统说法中,天河是王母娘娘用金簪划出来的。而在太仓版的说法中,天河是织女自己划出来的。因为她知道,自己是玉帝的孙女,被抓回去也无所谓。但牛郎是凡人,如果追上天庭,可能会受到严厉的惩罚。让天河隔断牛郎,就是对牛郎的最好保护。

  以前每逢农历每月初一和十五,成百上千的香客就会从四面八方赶来,叩拜织女娘娘。到了农历七月初七的“七夕节”,场面更加热闹。善男信女们有的坐轿,有的乘船,有的步行,络绎不绝赶来,将牛郎织女庙围得水泄不通。庙前广场上,人们结队舞龙,最多时达上百条龙。祭祀时,举行开光、抬像、吹笛、斋筵、解粮等一系列民俗活动。各式商贩聚在庙前设摊,卖小吃的、衣服的、玩具的,一应俱全。

  如今,太仓织女庙已在原址重建。庙旁的一株古银杏,虬干曲枝郁郁葱葱,仍为原物。粉墙黛瓦的外壁,古朴简约不张扬。庙内塑一尊织女坐像。但见端坐于正中的织女,慈眉善目,头戴凤冠,身披彩衣,正向远方眺望,企盼与心中的牛郎相会。中国文联副主席、中国民间文艺家主席、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专家委员会主任冯骥才,得知太仓留存织女庙,有着丰富多彩的牛郎织女传说和习俗后,感到十分惊讶。他认为:织女庙是民间色彩的原生态庙宇,是鲜活的民俗存在形态,全国少见,文化价值很高。

  苏州古城祥符寺巷,原来建有机圣庙,又名轩辕宫。云锦公所作为丝织业的行会组织,曾经设置于此。庙内祭祀的诸神中,就有“织神”黄道婆。黄道婆是元代家喻户晓的织女能手,江南松江乌泥泾镇人。现在归属上海的松江,在地域上与苏州为邻,历史上也曾一度归苏州管辖。黄道婆幼年当童养媳,因不堪忍受封建家庭虐待,逃到崖州(今广东省崖县西)。她在海南岛上住了三十多年。当时,岛上广植棉花,家庭多纺纱织布。黄道婆虚心向当地的黎族居民学习先进的纺织技术。十三世纪九十年代,黄道婆返回家乡后,引进黎族纺织工具并加以改进,制成弹、纺、织等一整套生产工具,向乡亲们传授错纱、配色、综线、契花等纺织技术。从此,原来土地贫瘠、民食不给的乌泥泾,从事棉纺织业者日众,生产技术迅速发展。此后,“黄氏棉纺”技术传播到全国各地。黄道婆于十三世纪末去世,当地百姓泣而葬之,并为她立祠祭祀。黄道婆对我国古代棉纺织业的发展,作出了很大的贡献。如今,在苏州丝绸博物馆内,陈列有关黄道婆的塑像和资料,供人们瞻仰和参观。


银河总站
上一篇:2011下半年四川公务员考试行测真题及答案
下一篇:【网络媒体走转改·匠心匠魂】乌泥泾手工棉纺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