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的衣服都是用什么材质做成的?——漫谈纺

更新时间:2020-11-20 03:16 作者:银河总站

  在上一篇的文章里,我写道: 人和动物的区别是人要穿衣,动物不用。虽是调侃,但认真想想,也不无道理。

  陆生所有的动物都有一层角质化的东西保护皮肤,鸟有羽毛,兽有皮草,就连昆虫,也是外骨骼包裹着嫩肉。只有人类,光溜溜裸露在空气中,如果没有衣服,夏天被太阳直晒,紫外线能严重伤害皮肤;冬天,不管泥做的男人还是水做的女人,皮肤表层都有丰富的血管和神经,既容易散发热量,又容易被冻伤疼痛,还必须有一层衣服保护才能在地球上生存。

  究竟是人类诞生的第一天就是光溜溜的,还是因为穿衣,身上的毛一点点磨掉的?这个还真难说。十八十九世纪著名的哲学家诸如费尔巴哈、黑格尔、马克思等都相信后者,俺是理科生,喜欢推理,就有点怀疑:黑猩猩和猴子手背上都是毛,人类发明手套的历史并不长,就算发明了手套,也不是天天戴,怎么人类手背上也是光秃秃的?

  俺相信这样的逻辑:有一天,某一只猿由于基因突变,毛掉光了,到了青春期,由于长得太难看,找不到异性朋友,就天天考虑如何用兽皮做成衣服遮羞,结果用脑过度,变成了人。

  这样最好,如果是后者,体毛是因为穿衣服才脱光的,那就很恐怖了,以后我们都不要戴帽子,时间久了,容易成秃子。

  最初的人类服装,应该是就地取材,亚当和夏娃摘下无花果叶子做服装,是因为身边只有这个适合,叶子大,有一定的遮盖面积,如果用松针,怕那就不行,不仅挡不了光,还扎腿。

  人类有一段时间确实是用树叶和树皮遮挡身体的,间或也用兽皮,但树叶太容易破,不耐穿,树皮粗糙又板硬,裹在身上行动不便,还容易掉下来,后来都淘汰了,只有兽皮适合,所以当人类稍稍进化一点点,由旧石器时代转到新石器时代时,其它都不用了,只用兽皮。

  起先兽皮是整张使用的,一般用鹿皮羊皮和牛皮,威风的酋长也会用狮皮虎皮,但大动物并没那么容易捕捉,天天在野外奔跑兽皮也会磨破,后来捕食个老鼠或者兔子等小动物,皮就舍不得扔掉了,有人发明了骨针,用葛或兽筋做线,小兽皮缝起来,连成大块使用,后发现搭配得好了有时比整张兽皮还好看,这就是时装的萌芽。

  我们现在都知道,人类起源于东非大裂谷,最初也许是一两个族群,随着人口不断繁衍,后分裂成七八个,地盘不够就打架,打输了族群只能逃走,人类就这样一步步扩散迁徙布满全球。

  这些裹着兽皮被打得遍体鳞伤逃跑的人类,在迁徙过程中肯定会遇到各种艰难险阻,幸运的那部分逃到草原,草食动物多,作为唯一直立行走的动物,人类视野开阔,容易围猎到动物,所以一直有肉吃,有兽皮穿,捕获过多,吃不完的动物就养着,这帮人成了游牧民族,比如司马迁记载公元前100年的匈奴:”君王以下,咸食畜肉,衣其皮革,被旃裘”,《史记匈奴列传》。另一帮不幸跑进丛林,此地草木茂盛,野兽虽多,藏起来并不容易发现,搞不好自己倒成了猎物,幸好雨水也充足,干脆把树木一把火烧掉,种上自己喜欢吃的植物,于是农业发展起来了,他们成了农耕民族。种田的人难得吃一次肉,兽皮做服装太奢侈,干脆褪掉毛煮了吃,倒是美味。

  兽皮不穿了,当美食来吃,那么农耕民族用什么做衣服呢?还是回到最原始的服装材料了: 树皮。既然太硬不好穿,干脆用石头捶软浸泡,把硬的部分(木质素)去掉,只留里面软韧的部分(纤维素),这种植物杆茎提出的软韧纤维现在统称麻。

  原始农民把麻纤维搓成绳,纵横交织变成布,叫梭织面料,左右编结变成网,叫针织面料。

  直到今天,纺织品主要还是这两大类,针织和梭织面料。技术虽然进步了,原理不变。

  不过近三十年也新发展一种造布技术,通过针刺、水刺、粘合的办法把散纤维压成一个片状,叫无纺布,但强力低,不耐磨,到今天为止还不能做服装,只能做西装的内衬、墙上的壁布、口罩里的滤布等。科技发展几千年,对纺织来说,革命的突破比原始人只多这一点东西,也怪磕碜的。

  说到这里,我想祝贺一下做热熔无纺布的厂家:恭喜恭喜,疫情中大家都没生意,只有你们发大财了!

  麻纤维的种植加工,经过一代代淘汰筛选,全球不约而同都把速生草本的(产量充足),长得没那么高大的(容易采集),皮厚芯细的植物作为主要种植作物,中国是苎麻和,欧洲是亚麻,东南亚焦麻,中美洲墨西哥是剑麻,印度黄麻洋麻等。当然淘汰了很多麻,比如葛麻、藤条等,那些产量太低,也没大范围人工种植。

  用在当今世界服装面料上,最多的还是亚麻苎麻,因为纤维细,能做相对细腻的面料,其他那些麻慢慢只作缆绳用了。麻是强力最好的天然纤维,泡湿了更结实,在工业不发达的国家里,麻绳使用率还是很高的。

  麻虽然是最古老的纺织原料,但由于成本高,产量低,纤维粗,加工困难,服用缺点明显,(染色鲜艳度不够,穿起来有刺痒感),所以成了高档原料。

  这个好理解,几乎所有的高档产品都不是因为好,而是因为少。我们这些设计人员在设计麻产品的时候,也会想办法,比如为减少刺痒感,会混纺大量最常规低档而性能优异的纤维,象棉和涤纶,只混一点点麻,有那点意思就行了,多做裤子、裙子,(大腿不敏感),少做贴身内衣内裤,然后卖个高价钱,消费者对相对高价买来的东西,会特别宽容,把缺点当做特色,而不来找麻烦。

  也说说麻的服用优点:导热性能好,吸湿排汗好,所以穿着凉爽,有一定抗菌效果。

  棉花是现在世界上最主流的天然纺织材料,但在古代并不很普及。棉花是乔木或灌木结的絮状物,中国古代曾经有人用柳絮和杨絮做纺织材料,长江以南有人用木棉,不管是柳絮杨絮还是木棉,纤维都比较短,可纺性差,只能作填充物,被后妈放在继女和继子的棉袄和被褥里。

  可纺性好,能实际用作纺织的棉花,有四种类别:亚洲棉、非洲棉、细绒棉(又叫陆地棉)和长绒棉,分别由三个地区独立培育出来的,印度、北非和美洲,(别看都叫棉花,植物种类还是不同。)

  由于纤维偏粗偏短,纺不了很高的支数,(支数是表示纱线粗细的一个单位,支数越高,纱越细。)非洲棉和亚洲棉如今已被淘汰不用,现在全球种植的都是起源于南美和中美洲的细绒棉和长绒棉,由古代印第安人培育出来的。

  说到印第安人,很多人第一反应是原始落后,但实际上印第安人是农业育种专家,在农作物培育方面很有天赋,不光优质棉花由他们培育成功,象烟草、可可、玉米、花生、橡胶等重要农产品和经济作物,都是由他们培育成功,此外还有番茄、辣椒、黄瓜、南瓜、西葫芦、菠萝、鳄梨、草莓等蔬菜,特别有两样高产农作物,对人类繁荣昌盛贡献极大,这就是土豆和红薯。中国明朝之前人口从来没有过亿,一般都在6000万上下浮动,主要是土地产出难以养活那么多人口,按马尔萨斯人口理论,一旦人口繁衍速度超过生产资料增长,就会以饥荒、战争形势消灭多出的人口。自从明朝中叶,原产于美洲的红薯、土豆引入中国之后,中国人口数量节节上升,由一亿到两亿,到清朝末年,已经超过四亿,红薯和土豆,对耕种土地没有很高要求,田头地垄都可以种,不但块茎可吃,连叶子和梗都能下锅食用,真是穷人的好伙伴。

  可惜的是,在15世纪,欧洲白人为了攫取黄金,闯入美洲大陆,打扰了印第安人育种工作,把他们当做动物一样屠杀,再加上印第安人对欧亚大陆带来的感冒病毒没有抵抗力,短短一百多年,印第安人或病死或被杀,数量由将近一亿减少到80万,其中在美国被杀最多。

  又扯远了,再说棉花。棉花的应用历史应该不超过一万年,其原因是棉花由野生化为家养需要培育,就像其他农作物一样经过一代代筛选才能成为优质纺织材料,人类发展农业,大约有一万年历史,棉花种植应该不会早于其他农作物。

  中国用棉花做纺织材料时间更晚,大约宋末元初,分两路从印度传播过来,一是西北的丝绸之路,二是从广东、福建北扩,即便在元朝一百年,棉花也仅零星种植,明朝初年,朱元璋皇帝发现了棉花的产量优势,就强行推广,终于成为中国最主流纺织材料。

  中国古代有大量咏麻的诗词,棉花传入中国较晚,广泛种植时作诗已不吃香,文人们都攻八股文了,所以关于棉花的诗词少的可怜。我说奇怪呢,年轻时读过那么多诗,没见咏棉花的,后来一研究才知道,诗人们没见过棉花,话说棉花的植株可比麻好看多了。

  棉布做成服装舒适随意,穿起来透气透汗,健康环保,但也有缺点,光泽暗淡,容易褶皱,穿久了看起来土里土气,不过,现在的面料加工技术已克服了这个缺陷,通过丝光,可以让纯棉面料光泽靓丽,通过树脂整理,也会让棉布硬挺防皱,只是树脂整理成本有点高,棉织品卖不起价格,我们也不大这样做。

  在纯棉产品里,高档面料用长绒棉,普通面料用细绒棉,当普通面料要求稍高时,会把细绒棉做一次精梳处理,简单说,就是长纤维留下,短纤维去掉,单用长纤维纺纱织布,梳掉的短纤维呢,用作低档棉织物,比如粗厚的牛仔布,要求不高的帆布等,有一种纺纱设备,叫气流纺,专用这种下脚落棉。

  丝绸,是原产于中国特有的纺织品面料,蚕丝,到目前为止仍然是最为昂贵的纺织原材料。

  有时想起来很很奇妙,我们的祖先怎么打起小小虫子的注意了呢,把它们吐的丝用来织布?有一种推测是,在古代,虫子曾是我们的蛋白食物之一,发现这种虫子,每年的某个时间,会吐丝结成一个茧,把自己包围在里边,为了吃到这种虫子,古人就把它放在热水里煮,丝散开了,虫子露出来,一来二去,虫子成了食物,而丝也被收集起来,象麻纤维一样织成轻薄的布料,作擦嘴的手帕或衣服上的装饰。

  随着生产力的发展,人分出了阶级,为彰显身份,有些阔人只穿这些产量少而显得高档的面料了,所以也催生出专业养蚕人,养蚕、缫丝、织布,慢慢成了古代中国著名的三大工业项目之一。

  中国的丝绸织造古代世界闻名,当今所有的织造技术,在中国古代丝绸织造中都有运用,而中国古代还有很多特殊的织造技术,现在已经失传了,出土的个别丝织品,用现代技术还真做不出来,不是难度高,而是太复杂,如果现在来做,需要研发很多特殊设备。

  丝织物轻薄软滑,光泽柔美,穿着飘逸,突出线条,干爽舒适,总之,确实高档。但缺点是不结实,穿一件丝绸旗袍,不小心划到家具上的毛刺,很容易勾丝或划破,另一个缺点,容易皱。

  羊毛用作服装,历史很悠久,最早应该是中亚或西亚地区,古希腊神话有很多剪羊毛的故事,可见羊毛在他们生活中的比重。

  制作羊毛制品的多是半耕半牧民族,既养羊吃肉,也种粮食,生活稳定,所以能发展纺织技术。纯粹的游牧民族逐水草而居,不是没有羊毛产业,而是一直比较低端,只能搓搓毛线,搞点简单的日用品之类。他们牛羊多,直接穿皮好了,犯不着花功夫纺纱织布,况且羊毛纺纱并不容易,曲曲弯弯的,要把每根羊毛都平行顺直才行,毛纺工业比棉纺工业就多了一道工序: 针梳,用一排排密布的针一点点插进去把羊毛捋直,很慢。直接一下子捋直羊毛会断的。所以中世纪阿拉伯地区和波斯,都能发展出高档的地毯和织锦工业,(至今很多伊朗家庭,最贵的家具还是羊毛地毯。)蒙古什么也没有。

  羊毛最大的特性是保暖,假如你大冬天不小心在森林迷路,大雪纷飞,满身羊毛制品能提高你生存几率。棉织品就不行,穿一身丝绸更让你冻死。羊毛回潮率很高,衣服见了雪水,很多会被吸入羊毛内部,摸起来就没那么湿冷,羊毛也由于纵向的弯曲,后整加工充分澎缩后,织物内部形成静止空气层,静止空气层是最好的热量绝缘体,大大提高了羊毛的保暖程度。

  一、绵羊毛,就是我们说的毛料,从白色绵羊身上剪下。羊毛产业经过发展几千年,已经培育出专门的毛绵羊了,身上的毛会不停生长,半年要剪一次,剪下的毛长度五六公分,如果一只羊脱离人工栅栏偷跑了,毛会一直长到重得无法走路,澳大利亚就发生过这样羊的悲剧,后来偷跑的羊实在忍受不了折磨,乖乖回来让主人剪了了事。

  二、山羊绒,山羊的毛又粗又硬,不能做纺织原料,但粗毛根部也有一层细绒,这就是羊绒。

  羊绒和羊毛不是一种动物身上剪下的,明白不?羊绒一年只长一次,秋天冷了长出,春天暖和脱落,所以羊毛是剪的,羊绒是铁梳子梳下的。

  羊绒产量少,所以就贵很多,这个倒不全是物以稀为贵,羊绒又细又软,具备羊毛所有的优点,又可纺细腻的内衣,质感和触感本来就舒服。

  在纺织材料中,纤维越细,就意味着可纺细腻紧致的面料,看起来更高档,人类历史中,应该尝试过各种纤维材料做纺织应用,后来都慢慢淘汰了,天然纤维只剩这几种:麻、棉、丝、毛。为什么呢?不够细,做不来细腻的织物,粗的纤维容易磨皮肤,不好穿,才被淘汰。当然不排除以后有人拿历史上被淘汰的纺织材料做成面料销售,我们搞设计的有一个行规:讲故事。不管什么产品,只要编出一个优点,编得合理,就能高价出售。这叫讲故事。绝对不要讲缺点。

  三、马海毛,又称安哥拉山羊毛,剪于安哥拉山羊。毛稍粗于绵羊毛,主要用作挂毯、长毛大衣等高档粗织物。

  关于毛,还有一些小众原料,比如兔毛、驼绒、牦牛绒、羊驼绒等,(羊驼,是中国的民主人士最喜欢豢养的动物),这些毛原料各有特色,但都有严重不足。

  比如兔毛,保暖性在所有纤维中是最好的,因为兔毛尽管非常细,内部却是中空结构,中空结构,就意味着有静止空气层,所以保暖性优于非中空结构的羊毛,但表面太光滑,抱合力不够,单独纺纱很难保证条干和纱线强力,只能和其他表面粗糙一点的纤维混纺,制成的兔毛围巾和兔毛衫,服用时兔毛也会偶尔从织物里滑出来,有一句成语叫“兔毛乱飞”,说得非常贴切。

  所有的纺织纤维,只有白色才有最大的使用价值,白色能染成各种市场所需颜色,青藏高原的牦牛多是黑色,或棕黑色,还要漂白才能使用,成本太高,不划算,如果用牦牛绒的原色做服装,颜色单调不说,每头牛由于个体基因不同、营养不同,毛色也会有很大差异,服装贸易中,同批款式,同色号的色光一致性是个很重要的指标,如果色差太大,就意味着低档廉价。

  有一件事可能一些纺织同仁还有印象,某年某月,中国曾经大力推广彩棉,一种长出来就有颜色的棉花,由新疆建设兵团培育成功,不用染色,不用化学助剂进行处理加工,环保无污染。新疆建设兵团也真厉害,各种颜色都培育出来了,棕、灰、绿、兰、褐、紫等,中国科学家曾兴奋地预言: 未来三十年,彩棉要替代40%棉花的份额。

  彩棉固然国外早有研究,但真正产业化还是中国人搞成的,如果是老外产业化成功,现在早就风靡世界了,比如有机棉,号称不打农药、不上化肥的棉花,也没什么优点,只打着环保旗号就能卖高价了。

  当几十年前,中国种棉花没钱打农药上化肥的时候,中国的棉花价格是世界上最低的,当中国棉花开始打农药上化肥了,人家不上了,中国价格还是最低,这就是品牌运作,中国品牌运作能力和水平在世界上是相当差的,所以很多世界品牌都是中国生产老外销售,人家吃肉我们啃骨头,连汤也喝不上。

  彩棉只有四五个颜色,假如是老外运作,当然是用这几个颜色大力开发品种,申请专利,其他国家不允许种植,限量供应,当然会大大发财,但中国不会品牌运作,只这几个土土的颜色,(因为不适合丝光,看起来是要土一些,不鲜亮),色光一致性也不高,当然干不过能染出五颜六色的普通棉花了。

  这篇,我们简单介绍了人类服装所运用的天然材料的种类和历史发展历程。我所写的内容并非来自于教科书,(话说教科书当年大学毕业后不久就莫名其妙地不知其踪),而是来源于平日各种素材积累以及自己的推理,如果碰巧被纺织院校的小朋友看到了,在此声明: 本文不可用作考试的标准答案。

  皮草不是纺织面料,定义上,人们把通过纺纱、织造等工艺,把散纤维或长丝加工成的可服用的成品面料才叫纺织面料,皮草并没经过纺纱织造过程。

  皮草又叫毛皮,二战时期德国迫害犹太人,很多犹太人逃到上海做生意,冬天卖皮货,夏天卖草帽草席等,店铺也叫皮草店,后来国人就把毛皮叫皮草了。

  皮草的加工方式是: 杀死动物----剥皮----浸水----去肉----脱脂----脱毛----浸碱----膨胀----脱灰----软化----浸酸----鞣制----剖层----削匀----复鞣----中和----染色加油――填充-----干燥----整理----涂饰----成品。皮草加工充满血腥,世界上很多动物都因为皮草生意而濒临灭绝,在文明的当今时代,动物保护者一直呼吁尽量减少皮草贸易,而用人造皮草代替。

  人造皮草就是纺织品了,多由针织方式生产,一部分原料做底,比如用棉纱或TR,另一部分做毛,比如腈纶,染出或印出动物的毛色和花纹,倒也能惟妙惟肖。

  纤维素是多糖,我们平时吃的米饭和面条也是多糖,不管是纤维素还是我们平时吃的面条,都可以通过化学反应变成医院输液用的单糖——葡萄糖,只不过纤维素和面条里的淀粉分子链结构不同,一个更复杂更立体一点,所以只能牛消化,另一个结构简单,人才能消化,但也可以看出棉和麻对人体的无害程度了。棉麻服装穿着起来不起一点静电,而所有的人造纤维和合成纤维都会起静电。

  至于毛和丝的蛋白质和我们平时吃的鸡蛋比较,和上面差不多,也是一个结构更复杂一点,达不到人能消化的程度了,毋庸赘述。

  对于衣服来说,所谓的舒适就是透汗透气,人体每时每刻都会有水蒸气散发出来的,哪怕在冬天,这是人体调节体温的一种方式,也算是皮肤的呼吸。

  天然纤维内部分子之间都有很大的空隙,所以当人体排除水蒸气时很容易被吸收并散出,所以麻棉丝毛制成的衣服穿在身上永不会闷,而化纤制品有时会贴在皮肤上,很闷很黏。

  比如棉、麻、丝,这三种纤维容易起褶皱,穿着几次之后就要熨烫,按当今社会,人们都这么忙这么懒的情况下,很少有人愿花时间来侍弄衣服。

  麻纤维,由于模量大,断伸不足,(通俗讲就是太脆),在古代手工方式倒也没什么,现代设备高速生产,不论纺纱还是织造,都有一定难度。

  但天然纤维的最大缺陷是,对土地和人力资源占用太大。种植棉花和麻需要大量耕地,养羊也需要大块牧场,十五世纪末,英国由于毛纺工业的发展,就出现过引发大量社会矛盾的“圈地运动”,为了养羊,贵族和地主把原本从事农业生产的农民赶走,变成城市流民。养蚕更是麻烦和占用时间。当世界人口规模达到一定程度之后,天然纤维有限的产量就很难满足人类的需求了,于是各类化学纤维在人类科技爆发的19世纪后期和20世纪初就纷纷应运而生、粉墨登场了。


银河总站
上一篇:中国古代纺织品:一针一线创造的艺术品
下一篇:针对纺织知识产权侵权行为 柯桥首次以刑事手段